W酱

KKF|KKL。鸣上岚。御石。霍游。冰麟。M12。

去年写的超短lmq生贺泉岚小短篇,毕业后同居设定,10分钟码的。

濑名泉生日那天鸣上岚亲自给他做了个小蛋糕。
「生日的话就是要吃蛋糕啦~卡路里什么的先忘掉比较好噢....♪」鸣上岚点了满满25支蜡烛,在强行把濑名泉拉到餐桌前坐好后,关掉了餐厅的灯。
「超~烦人啊你,都多大了还过生日....」濑名泉只进行了毫无作用的口头反抗。
「现在,要给泉酱唱生日歌了~♪♪」
他们都看不到对方的表情,但是他们都明白彼此。
♪♪♪♪♪
「....泉酱来许愿吧♡」鸣上岚在他耳边轻声说。
「那么晚了还要吃蛋糕可是很容易肥的,即使你说暂时忘掉卡路里那也是做不到的啊.....。」
「泉酱明明很高兴呢♪」
「....你好烦,比起蛋糕我更想吃炸虾。」
「吃炸虾的话,还有可能会长痘哟☆」
「........」

【虽然你很麻烦...但是新的一岁也会和你在一起的。】
濑名泉还是别扭的闭上眼睛许了愿。

【RTA少年组冰麟】青春年华

·不知道有几个人能看到。
·如果喜欢请务必留个言吧...冰麟现在太冷了没有党员一起玩我要死了。
·可能会坑
·请配合朱元冰–青春年华观看
·冰麟是我唯一有自信不会ooc的cp
·到处都加了点梗,希望能让大家想起从前的他们。
·我们都知道刘俊麟有抑郁症
·朱元冰→→→刘俊麟 刘俊麟?→朱元冰





朱元冰这辈子只喜欢过一个人。

1.

录《少年进化论》的日子根本分不清白天黑夜,醒来就拍倒头就睡,满脑子除了台词没有别的东西。

刘俊麟很容易失眠。

哥哥们在录《美妙》,屋子里的少年们得到了短暂而宝贵的休息时间。人工降雨大的吓人,模糊了窗外的一切,少年们也没有心情去看,索性睡倒了一片。

刘俊麟又失眠了。
呆呆望着湿淋淋的窗子,能看到水与玻璃折射出五颜六色的光,模模糊糊,揉成一团,刘俊麟觉得自己大概在做梦。

半响,刘俊麟就着模模糊糊的彩色,往窗上胡乱画了些东西。
音乐才子的美术素养也不低,高的瘦的矮的胖的,可以分辨的出是五个小人,都是火柴人。
刘俊麟望着五个小人,扬起了嘴角。

朱元冰迷迷糊糊醒来时就看到这一幕,刘俊麟独自站在窗前,望着窗户淡淡的笑。

「又失眠了?」朱元冰不由自主的就走过去搂住人。认识小家伙有一年多了,还是和初见时一样又瘦又矮——虽然只比自己小半岁。
「......睡不着。」小小的人声音却是意外低沉成熟,习惯了朱元冰的亲密举动,刘俊麟也就欣然接受,往那个看起来最正常的小人头上画了个箭头,箭头的终点写着“朱元冰”。
朱元冰哑然失笑,立刻往旁边矮的小人头上写了个“刘俊麟”,刘俊麟抡起拳头往朱元冰身上打,下手不重,普普通通的玩闹,朱元冰却莫名的感到一股安心。老大饶命啊饶命,朱元冰轻声叫着,满眼都是刘俊麟。刘俊麟满意的收回拳头,又往旁边几个小人头上写了哥几个的名字,罢了就和朱元冰有一搭没一搭聊起天。

刘俊麟大概是真的心情变好了,笑的眼角弯弯没心没肺。穿着七号店制服的小家伙好看的紧,朱元冰开始想要摸他的头了。

断断续续的能听到《美妙》。

————————————————————

测了cp关键词以后产出来的,难吃的粮。事实证明有时间限制的产粮才能产出来【望向自己产了几个月没产出来的几篇泉岚】
ooc,BE,开放性结尾,因为某些关键词太纠结了圆不起来所以其实是烂尾,自己都觉得牵强。
总之很难吃啦,希望不会噎住各位.....

关键词:一切都是骗局 偶像 相爱却不理解

濑名泉一直摸不透鸣上岚这个人。
鸣上岚很强,他知道,这个人一点都不像一个二年级生。
他感觉没什么事情能难倒鸣上岚,鸣上岚总是笑着,似乎从来没有生过气。
他感觉鸣上岚总是刻意隐瞒着什么,鸣上岚油腻的粘上来,他嫌弃的想要推开,可是根本推不开,他近距离的看着这个人,真是,和游君完全天差地别啊。
游君的眼睛是纯净无暇的,鸣上岚的眼睛里藏了很多东西。
很多时候他觉得鸣上岚这个存在超烦人,很多时候他又觉得鸣上岚这个存在不可或缺。

濑名泉在进入梦之咲之后已经很少接模特的工作,可鸣上岚不是,杂志上经常有他的身影。
真的就那么喜欢这个职业吗,濑名泉曾经问过他,他却摇摇头,说人家还是最喜欢作为偶像闪闪发光噢☆
鸣君毕业后肯定会选择作为偶像出道吧....

毕业前鸣上岚约他去了一次商业街,他和鸣上岚一起吃了冰淇淋,一起买了衣服,一起买了面膜。鸣上岚一直在笑,濑名泉说你这个样子真的超烦人,鸣上岚依然在笑。
今天,人家真的很开心哦,泉酱。
烦死了,这有什么好开心的。
能和泉酱一起逛街啊,就像约会一样呢~果然最喜欢泉酱了啊☆
好恶心你不要靠过来啊——没人想和你约会好吗!
“又不是游君”对吧☆
哈?既然知道你还问?
哼哼☆约会的时候还想着其他人,人家可是会伤心的噢?
谁要管你伤不伤心啊——超烦人的把你的手从我脸上拿开!
濑名泉近距离的看着鸣上岚,鸣上岚笑着,眼睛里藏的东西更多了,几乎要溢出来一般。
可濑名泉不敢确定那是什么。

濑名泉毕业那天鸣上岚少见的没有登校。濑名泉询问后得知其正因为感冒在家休息。
缺了点什么,不该是这样的,濑名泉烦躁的接过毕业证书,期盼着那个身影最后会不会出现。
真是超烦人啊,明明游君都来了。
直到最后的樱花花瓣落下,鸣上岚都没有出现。

濑名泉再也没见过鸣上岚。

游君毕业后肯定也会选择与那三个人一起作为偶像出道吧......
自称“为了与游君有更多的相遇”,毕业后濑名泉作为偶像单独出道,模特音乐影视全方位开花,人气极高。
即使在梦之咲的三年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雨,濑名泉也不得不承认,校园和社会完全是两个世界。
只有自己一个人,超烦人的。
国王大人经常给自己写歌,每次都是好多好多的原稿直接寄到自己家里,每次濑名泉都会告诉月永leo你真的超烦人的,我自己根本看不完,你应该寄到事务所。
但是每次濑名泉都会趴在地上一边抓着头吐槽国王大人的音符真是太乱了,一边把每一张原稿认真的看完。
濑名泉不得不承认,这样也挺好。
一个人真的很寂寞。

濑名泉一年没见到鸣上岚了。
鸣上岚没有在梦之咲读高三——濑名泉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
他回忆起这一年时间里,自己与月永leo有联系,与朔间凛月有联系,与朱樱司有联系,唯独和鸣上岚没有联系。
他回忆起鸣上岚好久没有出现在杂志上。
“鸣上前辈出国留学去了。”
所有人都知道,唯独濑名泉不知道。

濑名泉很烦躁,非常烦躁,超烦人的,哪有这样的后辈,一声招呼都不打,甚至没有给任何人留下联系方式。
留学的话,早晚也要回来的吧,不是最喜欢做偶像了吗。
真是超——麻烦啊。

可是鸣上岚没有回来。
濑名泉曾经回过一次梦之咲,在众多的,过去的Knights的资料中,发现了鸣上岚给自己的信。
可能不能称之为信,只是在纸的背面随意写下的一句话,很小,很清晰。
八个字母,鸣上岚给濑名泉。
濑名泉突然知道了鸣上岚眼睛里藏着的东西。

濑名泉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寂寞了。
鸣上岚早都不在了,从他毕业那天开始,感冒,出国留学,一切都是骗局。
鸣上岚瞒着所有人,擅自的任性的离开了。

那八个字母,明明也想说给你听的啊。